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页 > 买二手房 >

潮汕富豪们隐藏的“氢”之物

2022-09-10 23:1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潮汕富商周一峰旗下的上市公司宏大兴业(002002.SZ)迎来了久违的涨势。9月1日,公司公告称,拟在全资子公司扬州威恒的业务范围内增加储氢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并在业务范围内增加质子交换膜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江苏全塑范围。

  因为这两项业务都属于火热的氢能行业,消息一出,立即引爆了股价,一扫此前的暴跌。9月1日,宏大兴业开盘上涨9.95%至每股4.75元。截至9月6日,宏大兴业股价收于每股4.52元,涨幅4.39%,市值141.11亿元。

  由于氢能产品是氯碱主营业务的副产品,宏大兴业公司几年前就提出要发展氢能。但近两年,公司氢气产品及相关设备的收入呈现下降趋势。2021年,该收入将占收入的3.93%;今年上半年,这个数据已经下降到1.86%。

  《21世纪经济报道》指出,宏大兴业再融资55亿元布局氢能项目,拖了两年多,一直没有实质性进展。

  根据宏大兴业2021年6月披露的发行计划,宏大兴业拟用3万吨液氢和2万吨高压气氢筹资45亿元。补充流动资金,偿还银行贷款10亿元。

  两个氢能项目计划5年内达产,将为公司增加年收入48亿元,年均增加净利润9.79亿元,投资回收期约7.25年。

  不过,宏大兴业相关人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透露,“5万吨氢能项目的定额增资尚未申报,具体申报时间目前难以确定。”

  《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办法》第三十九条规定,上市公司有其他严重损害投资者合法权益和社会公共利益的情形的,不得非公开发行股票。

  假同佳在朋友圈转发上述报道《21世纪经济报道》时评论道:“一家上市公司在证监会调查期间承认,其计划于2018年3月进行‘假重组’,以掩盖原告协助证监会的坏消息。查处,剥夺了数以万计的中小企业,投资者在停牌三个月期间的公平交易权,以及复牌后的持续下调,给中小投资者造成重大损失;甚至如此不良记录的上市公司,如果上报证监会,完全不符合《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办法》非公开发行条件。”

  昔日合伙人反目成仇,我们不得不从证监会开出的“内幕交易罚单”给骗子通嘉开出“内幕交易票”。2017年,私募股权公司上海潮汐与宏达兴业展开战略合作。欺诈同嘉因在2018年7月28日宏大实业披露终止重组的坏消息前卖出股份,被证监会认定存在内幕交易,并处以60万元罚款。

  对于曾担任上市公司协鑫集成(002506.SZ)董事会秘书的毛同佳来说,这相当于“毁了他的事业”。

  为挽回名誉,在因冒充同嘉受到处罚后,开始向证监会投诉,并在评论媒体报道时,还指出宏大兴业“虚假重组,真实违规”.

  上海潮汐与宏大兴业于2017年达成战略合作,任命上海潮汐副总经理毛同佳为宁波德喜私募股权负责人。根据宏大兴业2018年半年报,宁波德喜于当年一季度开始建仓。截至6月30日,其持有股份2654.4万股,持股比例为1.03%,为第八大股东。

  根据工商数据追溯宁波德喜的股权结构,我们也可以发现其与上海超喜的紧密联系。

  根据假同佳在社交媒体上披露的信息,结合宏大兴业2018年半年度报告及公告,宏大兴业以“假重组”的方式掩盖了董事长周逸峰协助调查的事实,应该指2018年3月26日,宏大兴业收购宏大兴业集团和郑楚颖(实际控制人周一峰的妻子),对盐湖镁钾公司进行重大重组。

  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证监会在《〔2021〕67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冒同甲)》中提到,2018年4月至5月,首控证券承销保荐的马某等人参观了盐湖镁钾现场,宏达集团无法提供尽职调查信息,判断重组存在障碍。2018年5月末,首创证券项目负责人范某元明确拒绝担任本次重大重组的独立财务顾问。

  5月31日,上海潮汐同佳的同事严某向宏大兴业推荐了华龙证券的投行团队。6月初至15日,华龙证券项目现场负责人辛某到盐湖镁钾现场进行预检。当时,辛某高认为重组有两个障碍。

  6月26日,宏大兴业并未如实披露投行意见,而是发布了《关于继续推进重大资产重组暨股票复牌的公告》。

  2018年7月28日,宏大兴业宣布终止重组。股价从停牌前的每股6.05元跌至每股3.18元,几乎减半,投资者损失惨重。

  证监会在《处罚决定书》中提到,毛同佳及其代理人提出抗辩意见,称宏大兴内幕交易案内幕信息被错误认定。为掩盖真实内幕消息,仓促启动重大资产重组。属虚假内幕消息,当事人与宏大兴业之间不存在有预谋、有预谋的阴谋。基于这四个理由,当事人请求免于处罚。资料来源:中国证监会官网公告(2021)67号

  但中国证监会经审查认为:本案认定的内幕信息属本次重组事项的重大进展,认定的内幕信息属实。敏感期,毛同佳与知情人蔡某冰有过多次接触,会见知情人郑某英、林某涵,并与林某涵通话。

  上述内幕消息的发展过程、相关联系人时间点与交易时间点高度吻合,交易行为明显异常。欺诈同佳在内幕信息敏感期未对“宏达兴业”的交易提供任何正当理由或合理解释。因此,中国证监会不接受冒充同佳辩护的说法。

  虽然证监会并未免除冒充同佳的内幕交易处罚,但经过这么一番冒充同佳的折腾,宏大兴业通过重整消息掩盖了实际控制人周一峰被拘留调查的事实,证监会对此知情。

  在此背景下,如果宏大兴业贸然向证监会申请为5万吨氢能项目募集资金,结果会是什么?宏达兴业也需要仔细权衡。

  北京威诺律师事务所首席合伙人杨兆全曾表示,某上市公司董事长被采取强制措施,导致其无法正常履行职责,是应当披露的重大事项。披露方法。否则,公司属于信息披露法,构成虚假陈述的违法行为。

  杨兆全还指出,上市公司炮制收购项目事件,是为了掩盖董事长人身自由受到限制的事实。这是《证券法》规定的信息泄露违法行为,属于诱导类型的虚假陈述。投资者因此遭受损失的,可以向上市公司及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提出索赔。

  除了涉嫌信息披露违规将影响上市公司定增外,宏大兴业氢能项目的土地尚未清理完毕。

  8月4日,宏大兴业宣布氢能募资项目拟用地1500亩,目前该地块已完成测绘、道路规划调整和土地利用指标申报。但由于土地面积较大,涉及林地、草原的征用、使用手续和土地招拍挂等手续,相关手续耗时较长。

  宏大兴业相关人士告诉记者《21世纪经济报道》,“土地招拍挂、土地证办理时间很难预测,但公司也会对定增项目进行前期投资。”

  此外,目前的上市公司及其控股股东宏大兴业集团也不同程度地出现了财务拮据。

  截至2022年3月末,宏大兴业集团已违约4只债券,相关债券本金合计41.5亿元,多笔金融机构贷款逾期。

  宏大兴业集团表示,公司将与持有人保持良好沟通,推动债券风险化解和处置,力争达成包括置换在内的多元化处置措施和协议。

  截至2022年6月末,宏大兴业集团持有宏大兴业11.31%的股权,大部分股权被质押或司法冻结。宏大兴业集团也是中泰化工(002092.SZ)的第二大股东,其股份目前处于司法冻结或等待冻结状态。

  控股公司命紧,上市公司半年报不太漂亮:宏大兴业营收25.82亿元,同比下降26.8%;净利润2.75亿元,同比下降65.63%;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9443.37万元。

  更令人担忧的是,据工商信息显示,宏大兴业的重要子公司乌海化工和中谷矿业因合同纠纷被列为失信执行人。乌海化工是宏大兴业5万吨/年氢能项目的主体。

  正如宏大兴业在半年报中所说,氢能作为一种清洁能源,具有广阔的应用前景和巨大的发展潜力,符合国家双碳战略目标。提前聚焦氢能产业,宏大兴业无疑具有战略眼光。

  但由于宏大兴业隐瞒董事长协助调查的事实,不仅涉及公司未来发展的55亿元定增项目的实施可能会受到阻碍,投资者对公司实际控制人的意见也会受到影响,董事长周益峰和上市公司可能会受到阻碍。诚信产生怀疑,这真是得不偿失。

  不管怎样,我都会去找阿克斯柯。古人所见,至今仍令人鼓舞。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只有直面问题,刮骨,才能治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