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页 > 找租房 >

巴中通江毛浴古鎮:紅四方面軍在這留下16字訓詞

2021-11-15 20:2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1934年11月1日,紅四方面軍黨政工作會議於通江縣毛浴鎮召開。會議制定的“智勇堅定、排難創新、團結奮斗、不勝不休”的16字軍訓,言簡意賅,內涵豐富,充分體現了堅定不移百折不撓的共產主義理想信念﹔體現了敢闖敢干、勇於犧牲的大無畏革命英雄主義精神﹔體現了吃苦耐勞、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無私奉獻精神﹔體現了團結一致、齊心協力、奮勇開創新局面的集體主義精神。因而,它深深地扎根於川陝紅色沃土,成為偉大的紅軍精神中特色鮮明的“大巴山紅軍精神”,激勵川陝老區人民不懈奮斗。

  1月21日傍晚,天色漸暗,大通江河水流湍急。記者一行穿過一座百余米長的鐵索橋,到達毛浴古鎮。

  毛浴古鎮歷史悠久,坐落於大通江河與園池河交匯點處,陸路通秦陝,水路達荊湘,昔日是一個極為繁華的水陸碼頭,有“小重慶”美譽。上世紀30年代,紅軍入川,在此建立了中共赤江縣委、縣蘇維埃,留下了著名的16字紅軍訓詞。

  如今,古鎮南北走向的街道兩旁是保存完好的川東北民居,磚木結構,小青瓦屋面,外牆和木門均涂成了棕紅色。臨街店鋪名年代感十足,紅軍挂面、蘇區農資、根據地百貨、將軍發屋……這裡的一磚一瓦都在講述當年的紅軍故事。

  青石板鋪成的街道狹窄幽長,從空中俯瞰,毛浴古鎮宛若龍舌伸於水面,故這裡曾用名“龍舌壩”,如今的主街也叫龍舌街。

  龍舌街紅色遺跡眾多,至今尚存毛浴壩會議會址、赤江縣蘇維埃舊址、川陝工農總醫院、川陝蘇區第一所列寧小學、紅四方面軍第十一師政治部、西北革命軍事委員會招待所等革命遺跡遺址。

  1932年底,紅四方面軍離開鄂豫皖根據地,由陝南入川。1933年1月,紅軍在毛浴壩(現毛浴鎮)建立中共赤江縣委、縣蘇維埃,轄13個區、2個區級市、84個鄉蘇維埃。當時,赤江縣將毛浴鎮上衙門外城門至曾家壩的一條街命名為馬克思街,上城門至中街水巷子為恩格斯街,中巷子至下城門為列寧街。

  龍舌街74號是毛浴壩會議會址所在地,這間房屋除了門口立有石碑外,外觀與周圍的民居幾乎無差,但屋內卻大有玄機,裡面復原了當年那間會議室的模樣。

  1934年11月,紅四方面軍在毛浴壩召開全軍黨政工作會議,到會連以上干部800余人。會議討論了當前形勢與任務,總結了“反六路圍攻”以來的黨政工作,創造性提出“智勇堅定、排難創新、團結奮斗、不勝不休”的16字紅軍訓詞。

  此外,在眾多紅色遺跡中,列寧小學一直使用。1933年12月,赤江縣組建兒童團,平時學習識字,戰時站崗放哨。為讓孩子們受到教育,紅軍在古鎮后娘娘廟內創辦川陝蘇區第一所列寧小學。如今的列寧小學,教學樓嶄新,校舍寬敞明亮,實驗室、音樂教室、圖書閱覽室一應俱全,是一所標准的現代化城鎮小學。

  龍舌街盡頭,是一座明代城門,城牆上的紅軍石刻標語尤其引人注目。青石堆砌而成的城牆大約兩米多高,石刻標語字體很大,文字雕刻力度較深,筆法流暢。標語以紅色油漆著色,最近正在進行新一輪補色。

  面向城牆而站,右邊城牆上刻著“實行共產主義!”“打倒國民政府!”“擁護中國共產黨!”“擁護蘇聯!”“擁護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川陝工農解放萬歲!”等標語口號,“這些都是1933年4月由紅四方面軍一位名叫魏傳統的老紅軍書寫,紅軍鏨字隊鏨刻的。”毛浴社區黨支部書記李華陽介紹。

  在那個動蕩的年代,這些石刻標語也飽經風霜。“老人們說,在紅軍離開后,地主還鄉團回來了,為了防止石刻標語牆遭到破壞,老鄉們在石牆敷上黃泥巴,然后在周圍修建房屋,把標語牆藏在房屋之間才免遭毀壞。”直到2005年,當地政府把石牆周邊的房屋拆掉,這堵石刻標語牆才又一次進入人們視野。

  “左邊城牆早年遭到了破壞,是2016年重建的。”李華陽介紹,著名的16字紅軍訓詞以及“沖破川陝會剿”“匯合中央紅軍”等標語也是在那年臨摹刻下的,“當時,為紀念中國工農紅軍長征勝利80周年,在毛浴鎮設了分會場。”

  在李華陽看來,紅軍石刻標語牆既是見証中國革命歷史的“活化石”,又是精神傳承的重要載體,“來到毛浴的人都能看到這段歷史,所以這也是不可多得的紅色教育生動教材。”

  在這個古鎮上,臨街民居多為一樓一底,下店上宅。2005年,毛浴鎮政府對古鎮進行風貌改造,將街道圍牆、房屋一樓外牆和木門都刷上了紅色,營造出濃濃的紅色文化旅游氛圍。

  時間回到1932年12月,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進入通江后,紅四方面軍第十一師進駐毛浴鎮,受到百姓歡迎。居民謝裕德擁有一手制作手工挂面的好手藝,但當時物資匱乏,為了迎接長途跋涉而來的紅軍,謝裕德將家中可以碾碎的谷物和著面粉制作成挂面,煮給紅軍吃。后來,人們就把謝家的手工面親切地稱為“紅軍挂面”。

  如今,“紅軍挂面”的傳人謝明友和妻子張正秀仍在毛浴鎮經營挂面加工坊,“生意挺好的,經常會遇到慕名而來的游客。”謝明友說。

  從風雨如晦的革命年代到決戰決勝脫貧奔康,一碗挂面,不僅見証了軍民魚水情深,也成為老區百姓幾代人的致富產業。在這裡,紅色基因代代相傳,革命精神熠熠生輝。

  1933年3月,住在毛浴鎮小河邊的謝大成老漢長期患病,臥床不起。老漢身邊隻有70多歲的老伴和一個從大路邊撿來的小女孩,名小紅,年齡不過八九歲。一家三口,衣食難保,度日如年。

  一天上午,小紅上街賣柴,不幸被一隻黑犬咬傷,血流不止。正當小紅痛哭不已時,紅四方面軍總醫院政治部主任張琴秋剛好路過,馬上將其背進川陝紅軍總醫院治療后,又親自送回家裡。謝老漢夫婦含淚稱謝,為了日后報答她,再三問她叫什麼名字,張琴秋只是輕輕地說了一聲“我叫紅軍”,便離開了。

  第二天,張琴秋又讓警衛員帶著醫生去給謝老漢免費治療,謝家感恩不已。事隔兩個多月,小女孩為找當初背她的紅軍女兵,報名參加了兒童團。在訓練中,她曾幾次看到張琴秋出入政治部大門,但無機會靠近。靈機一動,小女孩便主動堅持每天晚上守在大門邊站崗。

  一個深夜,張琴秋帶著警衛員上街辦事,路過大門,看到小女孩手持紅纓槍,很威武的樣子,站在那裡一動不動。警衛員問她:“是誰安排的?”她自豪地回答:“我自己”。警衛員繼而關切地問她:“你叫什麼名字?”小女孩驕傲地回答:“我叫紅軍”。

  張琴秋看在眼裡,愛在心上,認出了是自己曾背過的那位小女孩,笑了笑出門了。1935年,小女孩隨張琴秋北上。后來,盡管當地群眾都不知道小女孩親生父母是誰,但都知道她叫“紅軍”。(王晉朝 朱榮杰 馬小米 施皓文 四川日報全媒體記者 阮長安 王國平 鐘帆)